留学说 / 人物专访 / 正文

关注北美新青年微信公众号

戛纳最佳导演侯孝贤:我不会拍商业片

原文作者  Schlaflied  |  发布时间  2015-05-27  | 浏览次数  3052

分享到:

虽然《聂隐娘》最终与金棕榈擦肩而过,但斩获最佳导演奖,也算是对第八次征战戛纳的侯孝贤的一个安慰。面对《聂隐娘》的争议,他直言电影不需要看懂;对于自己的风格,他说自己就不会拍商业片;对于合作多次的舒淇和张震,他讚赏两人都是很好的人,对于这次空手而归的贾樟柯,他也大方喊话,“就加油啊!我都做多久了啊!”

 

谈获奖:不敢说和金棕榈一步之遥

网易:拿奖之后现在心情怎么样?

 

侯孝贤:很开心啊,当然很开心,其实我本来以为……算了没事,就是很开心。刚才去了酒会,当时所有人都在那,所有的导演评委都在。他们就是结束之后的一个酒会,很多人挤满了。

 

网易:会觉得和金棕榈一步之遥有些遗憾吗?

 

侯孝贤:也不能说一步之遥吧,那个距离有时候很近有时候很远,关乎到你片子对于评委而言的欣赏程度,当导演不要去想这个,想的还是你怎么认真拍,怎么拍有感觉,也不是一下子就能成,我拍电影都多久了,这个还是要一步一步来。导演技术的意思就是你关注的是什么,关注的是人,是这个社会,你就会有你的角度,你不去关注你的角度就没有,你怎么拍呢?哪怕拍出来也是假的。

 

网易:你之前提到过《聂隐娘》这部电影是需要修养才能看到懂,你觉得评委们算是有修养的观众吗?

 

侯孝贤:其实外国人他看电影就是很纯粹的看电影,他其实也不是很清纯,但他们感觉那个不需要懂,只要看了就知道了。这不是懂不懂的问题,他们是觉得很美,很诗化。影像其实和文字是一样的,文字我们看过之后会延伸到它的背后,影像也是一样,他看着很有感觉他就会想很多,而不是懂不懂的问题,不是一定要懂得剧情懂得细节,看电影不应该这样。我拍的是唐朝的故事,所以我觉得在中国大陆看是一定没问题的。

 

网易:看过另一部参赛的华语片《山河故人》吗?

 

侯孝贤:我哪有时间看啊,和贾樟柯也就是在台湾之夜见过一面,没怎么聊过。

 

网易:有什么想跟贾樟柯说的吗?

 

侯孝贤:就加油啊!我都做多久了啊!

 

 

谈风格:商业化电影很难拍

网易:你在接受采访时一直提到找钱这个话题,资金问题曾经有很困扰你吗?

 

侯孝贤:资金我还算是ok的,我在法国还有很多地方都可以找资金。我提的原因是钱对每一个导演来说都是最重要和最需要的,如果没有会很难。每次都要找资金真的很累的。你要累积出你的能量,艺术的也好,市场的也好,这是你自己要去奋斗的目标,不然真的很难的。

 

网易:会为了市场做出一些妥协拍些商业化的电影吗?

 

侯孝贤:我不会拍商业化的电影,商业化你以为很简单哦,商业化很难的。我现在可以只拍我自己喜欢的,但是商业化的就不行,你要考虑市场,要考虑观众,考虑叙述的方式,考虑大家是不是都看的懂,商业片其实不容易的。

 

网易:之前张震舒淇有讲说你一个镜头要拍十几遍。

 

侯孝贤:没有,不是这个意思,那还有一些是一次就好了呢。我拍戏是这样,我现场一切都弄好,剧本也给他们看过了,就拍了啊,没有试戏,完全没有,直接就来,拍不行再拍,一直拍到我认为不错了就ok,走位什么的,我从来不做这个,那个空间他们自己掌握,其实只要理解了投入进去就很快。他们其实已经很习惯这种方式了。

 

网易:你为什么会这么偏爱舒淇和张震?

 

侯孝贤:因为舒淇真的是个很不错的人,她的素质非常好,她平常为人就是那个样子,合作一次就知道了,其实合作前我就知道了。其实张震也是,张震是个老实头,人非常耿直,我喜欢跟他们这种人合作,你可以把他们这部分带出来,他很自然就有,而不是靠表演对白来演出来。

 

网易:有人评价说你开创了一种新的电影语言。

 

侯孝贤:没啦,你看过战后出生的那一代导演的作品没有?法国的新浪潮,意大利的新现实,德国的新电影,多厉害啊,他们纯粹是从影响看的。所以电影不是今天才有的,它已经一百多年了,影像的使用还是一件非常个人的事情,他看的还是导演自己的艺术修养,这个艺术修养不是随时要就有,而是因为你内心有感觉,你对这个世界有感觉,对人有感觉,这才是最重要的,哪怕你拍的看起来很奇怪,但是所有会看电影的人都会看出来。

 

 

谈未来:演戏对我来说太难了

网易:之前姜文想请您去演《侠隐》,现在进展得怎么样了?

 

侯孝贤:演戏我就没把握了,当导演是可以。其实会遇到周韵就是因为我和钟阿城去她家,那时候我就听她一直在和姜文谈什么《侠隐》之类的,我没有太注意,但是我感觉演戏太难了,因为当导演的都太清楚又理智,要投入角色很难的,演员是另外一个专业,导演很会拍戏就会演哦?没这回事。

 

网易:下面的工作计划是怎样的?

 

侯孝贤:那个计划是永远在的,就是要看你的时间。那么久没拍是因为我在忙金马奖和台北电影节,我做事就是这样,你看我接了金马奖和台北电影节,我是会把它结构组织重新重组,主席不是每天在管细节,专业问题就要找专业人士。大家老是感觉主席要干预下,干预什么呢?是他们在办又不是你。只是需要接待外宾的时候你出来一下,又不是需要你指挥。


 

综合整理自网易

 


 

【免责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留学说无关。留学说对文中事实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分享到:


文章评论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