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新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红点动态 > 女性

弗朗明哥舞后巴赫丝《我,卡门》 新女性观点 重释旧女性篇章

来源:联合早报网   发布时间:2014-10-20

弗朗明哥舞后巴赫丝《我,卡门》 新女性观点 重释旧女性篇章

滨海艺术中心提供照片

当今弗朗明哥独一无二的『舞后』玛利亚·巴赫丝是不折不扣的『卡门专家』。在跳过无数遍传统《卡门》之后,她今年改编、推出了新派弗朗明哥舞剧《我,卡门》,上月在马德里试演之后,将在本届『舞蹈节』上全球首演。

谈起“卡门”,当今弗朗明哥独一无二的“舞后”玛利亚·巴赫丝(María Pagés),是不折不扣的专家。

她20岁出头就成为西班牙的弗朗明哥顶尖舞者,担任保留剧目《卡门》《巫师之爱》《茶花女》等剧目的独舞女主角。仅仅是《卡门》,这位享誉全球的舞蹈家说:“已经跳过数不清多少次。”当然,她说的是传统弗朗明哥舞剧《卡门》。

有全新情节和相异结局的新卡门

法国作家梅里美的名著《卡门》讲述生性无拘的吉卜赛女郎卡门放荡流离的爱情经历和凄美自毁的人生悲剧,成书后,该作被以歌剧、芭蕾舞、话剧、电影等不同艺术形式改编演出,近现代舞蹈界普遍认为,唯有用弗朗明哥这种情感强烈、节奏明快和舞姿冶丽的舞蹈来表现,才能更准确传达原著精髓。

但巴赫丝说:“现在看来,《卡门》是以男性观点讲述的女性生平,卡门本身并不是一个真正的自然的女人,她是男人眼中的女人,她具有男人希望女人所拥有的一切特质。”

于是,在跳过无数遍传统《卡门》之后,她今年改编、推出的新派弗朗明哥舞剧《我,卡门》(I, Carmen),上月在马德里试演之后,将在本届“舞蹈节”(da:ns Festival)上全球首演。今年51岁的巴赫丝说:“是时候来创作这一出女性眼中的《我,卡门》,让女性感同身受、从中看到自己影子的《我,卡门》。它不是对卡门的旧事重提,而将诠释一个有全新情节和相异结局的新时代卡门。”

现代女性可以不为男人的爱而生

虽然今年才定稿成形,但《我,卡门》是巴赫丝经年创作的作品。其中很重要的一个过程,是巴赫丝与自己所遇到的不同女性的对谈,并从对谈内容中取材。

一名今年90岁高龄的俄罗斯女优,一名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幸存的日本妇人,一名澳大利亚原住民女性,一名曾受虐、现接受援助的马德里妇女……巴赫丝说这几年无论去哪里,她都探访当地女性,搜集了丰富的现代女性素材,积累了带有女权主义观点的反思。

巴赫丝说她发现比较而言,女性的“恋爱”“婚姻”和“生育”,在文学中、尤其是男性为视角等文学中,被过分“浪漫化”地呈现,不过,在现实生活中,很多女性认为无论经历了其中哪件事,都不会为人生带来质的变化,亦不必说良性的变化;另有一部分女性并不认为婚恋或生产是人生中的必经之路,对此不做计划或不抱期待。

“这就是时下的女人,即使男人不愿承认或不乐见,但女人们走到这一刻,已蜕变出新的生态和心态。”巴赫丝说,“这时候我们再回头看看《卡门》等文学作品中对女性的塑造,其实是过时而片面的,现代女性,可以不为男人的爱而生,但要为自己的爱而生。”

为弗朗明哥开辟新颖之路

“女性立意”的主题,是《我,卡门》相当颠覆的一点;而另一点,是新派弗朗明哥本身与传统弗朗明哥在艺术形式上的分野。

传统弗朗明哥早已无法满足她探求的欲望,她在弗朗明哥舞蹈中融入了其他的艺术形式,比如将其他舞蹈元素和肢体语言融汇于弗朗明哥,还把种族、信仰等议题带入弗朗明哥中讨论,通过个人化的表演向人们展示她对世界和人生的理解,而不是一成不变的重跳以戏剧题材为主的传统弗朗明哥作品,她的个人风格确立,也由此为弗朗明哥这种古老艺术开辟了一条新颖之路。

1990年,巴赫丝更成立了自己的舞团,公演了《塞维利亚》等多部将矛头对准传统弗朗明哥的新编舞剧,不但受到国际瞩目,更确立了她新派弗朗明哥领军人物的地位。

但“传统”在巴赫丝眼里并不都是不值得传承保留,她笑说,“至少《我,卡门》还是沿用了比才的《卡门》歌剧音乐,我从小听到现在,也爱到现在。”

男人害死了卡门,但缺了男舞者也讲不出卡门的故事,“这次9个舞者中,女舞者显然要多,而且女舞者的演出吃重而精彩。”巴赫丝说。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