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新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红点动态 > 旅游

一座血染的桥梁

来源:联合早报网   发布时间:2014-10-20

一座血染的桥梁

泰国自游行

Nazir Keshvani∕文图 骆辉煌∕译

真正的桂河大桥位于泰国西北内陆一个叫北碧府的小镇。在那里,本文作者与自小就深深为之着

迷的电影场景邂逅。

我12岁那年第一次观看经典电影《桂河大桥》(The Bridge on the River Kwai),之后共看了5次。无论是威廉·荷顿(William Holden)在日军枪林弹雨中拼命涉水或亚历克·吉尼斯双眼翻滚,奄奄一息地在瞬间炸毁自己的杰作,这些画面我都百看不厌。

由导演大卫·里恩(David Lean)在1957年执导的这部电影,影响了成千上万的观众,其中不少人和我一样,被桂河深深吸引。电影是根据皮埃尔布勒(Pierre Boulle,1912-1994)的畅销法国小说改编的,这部小说持续吸引新的读者。

日军逼迫战俘和平民建造之桥

现在很少人知道,这本关于桂河的小说,其实不完全是虚构的。在二战时期,泰国的确建造了这么一座桥梁,而这座横跨桂河的桥梁就在泰国内陆距离曼谷西北80英里一个名为北碧府(Kanchanaburi)的小镇。当时,日本军事策划者认为,那里是个建造连接仰光和曼谷的战略性铁路的理想地点。

为了完成这项工程,日军逼迫3万名盟军战俘和10万名亚洲平民(主要是华人和马来苦力)当劳工。超过半数劳工在这地狱般的工作环境中牺牲了生命。在现实生活中,没有突击队穿越丛林去炸毁桥梁。不过,盟军的轰炸机经过多次尝试后,终于在1945年把桥梁摧毁。战争结束后,泰国重新启用这条延伸至偏僻山区的铁路,并重建桂河大桥。如今,那里是游客蜂拥而至的旅游景点。

要前往北碧府,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从曼谷乘搭巴士。冷气巴士每小时从吞武里区(Thonburi)查兰萨特旺(Charansanitwong)路的火车站对面发车。

在泰国旅游局安排下,我在曼谷租车后,就一路往北,车程约两小时。不过,在这短短的路程中,周边的景色与声音却有着巨大的改变。渐渐被抛在后头的,是城市的交通拥堵和污浊的空气,取而代之的是郊区的天赐美景,天空变得蔚蓝,空气在一片葱郁中无比清新。

我沿途频密停车,以沉浸在淳朴的乡野风情:木制传统泰式房屋、稻田、香蕉园和水牛。沿途的电线杆都套上了蓝色塑料套,以防止蛇往上攀爬。

万多人为铁路赔上性命

抵达北碧府后,我直奔JEATH战争博物馆。这座建于1977年的博物馆保存了战俘参与建造臭名昭著的桂河铁路的历史。JEATH的全称是日本(Japan)、英国(England)、美国(America)、澳大利亚(Australia)、泰国(Thailand )和荷兰(Holland),这些国家都参与了铁路的建设。

博物馆内有仿制囚犯牢房的竹林小屋,里头的旧照片、纪念品、新闻剪报和囚犯的回忆图,都诉说了囚犯当年所遭遇的野蛮对待。在展出的军事展品中,最珍贵的是一枚由B-24轰炸机试图炸毁桂河大桥而投下的未引爆炸弹。

泛黄的照片集,让人们认识到战俘在日军手中所经历的痛苦与艰辛。超过1万6000人在建设铁路期间,因饥饿、疲劳、疾病和虐待而死亡。日本工程师原本预计铁路须耗时5年建成,但日军却逼迫囚犯在16个月内完成。

不远处是北碧府盟军公墓(Don Rak War Cemetery),这里埋葬了6000多名盟军囚犯,大多数还很年轻,只有20岁至25岁。这座墓地维持得很好,种有玫瑰灌木和鸡蛋花树,而且远离外头的尘嚣,非常宁静。继续往前走,是位于Chung Kai的另一个战争墓地。这是个令人惊讶的名不见经传的墓地,埋葬了为数更多的亚洲人。坟墓的佛教尖顶和表意文字碑文隐身在灌木丛中。不知怎的,这些坟墓破旧的样子,反而令人更为感动。

我终于来到了桂河大桥,这座横跨桂河的著名黑铁桥。眼前所见的,不是电影中的木竹结构桥梁,而是以锻铁、钢铁发辫和混凝土支柱建设而成的真正的桂河大桥。中间部分有矩形桥梁,这是桥梁原来的部分,那些拱形桥梁的部分则是战后修建的。我在桥上拼命地拍照,试图捕捉这个雄伟建筑的精髓。它黑色的横梁和铆钉在阳光下对我怒目而视,仿佛在向所有人昭示,即使不知道其过去,这仍是座有历史的桥梁。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