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新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红点动态 > 社会

不进投行不罢休的 工程女

来源:联合早报网   发布时间:2014-02-17

不进投行不罢休的 工程女

那些年的奖学金得主们(之三)

杨沛东/文(特约)

林德生/绘图

编者按:多年来,通过政府奖学金计划到新加坡求学的中国学子为数可观。他们中多数人在这里生根,有极少数因为学习生活等方面的原因提前归国,有少数完成学业后奔向更远的天地,有个别甚至走出不寻常的道路,例如成为电视艺人或艺术家。

作者杨沛东2002年获新加坡政府奖学金从中国来新加坡求学,博士论文以来自中国的奖学金得主为研究对象,接触了众多奖学金得主,进行深入访谈的在50人左右。《新汇点》邀请杨沛东从研究对象中选取五名普通、具有一定代表性的人物,为他们画“人物速写”,以期让读者对他们在新加坡成长和探索的心路历程有更深的了解。文章分五次刊发,今天为第三期。受访者与杨沛东分享了比较私密的一些经历和情感,因此刊发时隐去真实姓名,让读者聆听他们在新加坡的人生故事。

“我的人生抱负是45岁开始就不用工作。45岁前我会奋力拼搏,赚尽可能多的钱,然后我就去做慈善。我一直有一个梦想——我要开世界上最大的敬老院。”赛男微笑着说。她为访谈选了一家颇有格调的咖啡厅,给自己点了加白兰地的爱尔兰咖啡。

赛男的老家是中国北方的沿海省份山东,2003年获SM2奖学金从济南来到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赛男来自一个相对优越的中产阶级家庭,父亲是公务员,母亲是医生。

“从小我妈妈就教育我要有雄心壮志”,赛男特别强调她成长经历中的这个侧面。她说母亲是一个医术高明的大夫,应该得到比她现有的更高的地位和社会认可。1980年代末母亲刚生下赛男后有一个很好的机会去日本进修,但她为了尽母职抚养赛男,放弃了这个机会。如果那时她去日本“镀金”,那今日的发展将会更好。也许是因为这个遗憾,赛男的母亲总是告诫女儿说,人年轻时要敢闯敢拼,敢去挑战和发展自我。

自小培养宽广视野

赛男觉得和周围很多中国同学比起来,她自小就培养了更宽广的视野。“小时候爸爸妈妈会带我到全国各地去玩。妈妈总是提醒我:不要以为我们在济南的日子就不错了,天外还有天!我父母从来没带我去过北方的城市——除了北京;每个暑假他们都带我去看那些南方发展得很快的城市,比如厦门、广州、还有香港!所以我来新加坡的时候虽然觉得这里的确很好,但没有像其他有些人那么被震撼到,毕竟我已经去过香港了。”

和很多高中阶段就获得奖学金来新的得主一样,赛男也对她度过预科的方式抱有不少懊悔之情。她觉得很多本来可以用在提升自我的大好时光都被浪费掉了。

但大学毕业后,赛男又重新点燃了雄心之火,相反的,很多人则是在找到一份稳定饭碗后变得自满、消极。“不管是学习,工作,还是别的方面,我从来都会给自己设定目标,人在25到30岁之间这段时间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这段时间做了对的事,专心发展事业,可以比那些在这段时间松懈下来的人超出很远。20多岁时其实精力还是很好的,如果不抓住这关键的几年,以后就走不远。我很想拼一下。在交朋友这件事上我也是有选择性的,没有什么进取心的人,我也没什么兴趣和他们来往,因为没有共同语言。”

想往更高处走

虽然赛男在南大读的是最大众化的电子工程专业,她的志向是成为一名银行家。大四那年,她申请了花旗银行在新加坡的一个投行职位,并突破重围,杀入最后一轮面试;但仿佛上天戏弄人,后来那个职位被取消了,据说是因为2008年开始的那场金融风暴的影响。

赛男只得退求其次,先找了一家期货交易公司,等待再申请投行的机会。用她的话说,这是“骑驴找马”。作为期货交易师,赛男的收入不错;同时,她还结识了一个本地男友。但当她接受访谈的时候,赛男已经和男友分手,而且也跳槽到了另一家交易公司。

她强调说,她不想停下,想往更高处走;离开前一家公司是因为她觉得那里已经不能给她什么学习空间了。由于一时还没法进入梦寐以求的银行业,赛男就选择了她目前就职的这家规模更大的交易公司。薪酬有了一定提高,职业发展前景也更加乐观。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