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新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红点动态 > 社会

黄城四十

来源:联合早报网   发布时间:2014-09-11

黄城四十

冯焕好/文·图

“华初精神 ”这种无形的力量,产生出强大的内聚力。老师,诲人不倦;学生,精益求精。尽管校长、教师、学生一代代地更替,优良的“华初精神”将会一代代地传下去。

“华初”是在1974年创办的华中初级学院的简称,它又被称为“黄城”。在2005年与华侨中学合并成直通车学校后,改称华侨中学高中部。

什么是“华初精神”?

那些年在办学过程中,我们这群老师念念叨叨说“华初精神”,到底什么是“华初精神”呢?

去年底,华初校友会会长告诉我,他们正筹备学院创校40周年庆典,举办一系列活动,包括周年庆典标志设计比赛,为历任院长举行的感恩午宴,为在籍高中学生举办才艺比赛、千人宴、书画展览和戏剧演出等。

得知活动日期后,我通知旅友这段时间我不出外旅游了,要参与这些活动,想见见睽违多年的学生。因为在我37年教学生涯中,有23年岁月陪伴着这所学院诞生、茁壮和成长,有太多记忆无法忘怀!

从今年起,无论在任何地方遇见教过的学生,我都向他们拿名片或通讯录,通知校友会以便联系,再由大家发出各种讯息,期盼他们踊跃参加。  这期间,我得到的反应不一。有的说,学院在30周年时已走入历史,翻了篇,校名校徽不见了,为什么还要庆祝?有的说,千人宴餐费太贵,地点太远,交通不便。

但有一位掷地有声地对我说:“老师,如果心中有母校,多贵多远都不是问题。”在发出给校友的电邮和短讯中,我写道:“人生没有多少个40年,如果能来相聚就快点报名吧!”

终于,大家期盼的8月23日千人宴来临了。那晚,校友们和老师们带着各自的回忆来到酒店,拼凑一个共同的回忆。大厅里人头攒动,招呼声、惊喜声和欢笑声,还有温馨的问候声声,混合成一首交响曲,响遍大厅。只有在主宾和会长演讲时才暂停下来。

此起彼伏的声音,并不令人感到喧嚣嘈杂,因为它美妙得如同天籁,因为它发自彼此的内心,来自彼此的情谊。这一晚虽在弹指间已成过去,在院史上又留下灿烂的新一页,显示华初精神长存不朽。

共同的回忆

校友们的记忆,只有两年光景;老师们的记忆是10年、20年乃至30年不等。校友们投入学院的年代不同,教育制度有异,学习环境变迁,经验和感受都不一样。

年过半百的第一、二、三……届校友来了,和学院同年诞生的也来了。显然大家都已成长,岁月或许给了他们微秃的头颅,稀疏的头发,或者微胖的身躯。他们有些已为人夫为人父,为人妻为人母,即使孑然一身的也淡定从容。老师看到他们成熟自信的脸庞充满温雅、稳健和睿智,浮现的是他们永远的17岁的样子——热情奔放,青春洋溢,朝气蓬勃。

犹记得,首届学生有华文和英文两种源流,课程媒介语不同,但大家不分彼此,融洽相处。经历三度借居和搬迁,师生亲力亲为,排成长龙,把一张张椅子和桌子搬到每间课室。

学生们设计校服,老师们选校徽校歌校训,还成立学生理事会、华乐、口琴、合唱、文学、戏剧、辩论、科学会以及各种球类团体。作为建院的先驱人,比较艰辛,但这段时期有其特别的意义,也给学生留下深刻的印象。

身历教育改革的那一群,则记得大家如何努力去应变,弃剑持刀,应付会考。当在1987年学院腾飞之际,校舍被宣判为危楼。

那几届学生都记得三次迁徙的情景:从义安理工学院到兀兰,再到武吉巴督,直至1992年才重返原址。古代孟母三迁,为了给孟子良好的学习环境。华初七迁,也为了提供最完善最好的设备给莘莘学子。“华初精神”在学院的艰苦奋发中孕育,越加强烈。

情商比智商更重要

一般来说,学生对学校的感情不是在听课做作业和考试中产生,而是在活动中培养的。

那时候,每当球队进入校际大决赛,学院会派出三几百学生甚至全校学生去支持,做啦啦队喊加油。由学生理事领导,有秩序地进场,或唱歌或鼓掌,呼喊得声嘶力竭。

当时有老师认为这样做会耽误学生学习。殊不知,“华初精神”就在喊叫声中迸发出来。大家为胜利笑过,快乐过;为失败哭过,痛苦过。快乐和痛苦编织成一幅缤纷的青春锦绣。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