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新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红点人物 > 人物专访

与文化结缘的国大经济数学系毕业生——陈瑞莲

来源:联合早报网   发布时间:2014-10-20

与文化结缘的国大经济数学系毕业生——陈瑞莲

9月27日,新加坡嘉年华成功在上海市中心的雁荡路举办。找活动赞助、分配40多个摊位、策划设计舞台表演……嘉年华的背后,是一支20名新加坡人自发组成的义务筹委会;而新加坡女商人陈瑞莲是筹委会主席。

这是上海的新加坡社团首次举办这类活动,这个社团还为云南鲁甸灾后重建筹得12万元人民币(2.5万新元)的善款,成为上海旅游节的亮点活动之一。

陈瑞莲现任日月星文化传播总经理。她日前接受本报专访时笑说,到中国生活工作一晃21年,期间和志同道合的的国人为海外新加坡社团出力,好像自己做“副业”(指义务筹办活动)比干正业更为人津津乐道。

1985年,陈瑞莲从新加坡国立大学经济数学系毕业,但之后的择业却都和文化结缘。

她的第一份工作是新加坡报业控股的报章市场部专员,之后到香港《明报》工作,1993年被调派到北京开拓中国市场。

1999年,陈瑞莲被猎去担任新传媒中国首席代表,直至2006年底。期间,她参与了两届才华横溢出新秀和三届新中歌会的幕后工作。那年把中国歌星韩红、孙楠等带到新加坡政府大厦前的草场演出,吸引三万多名观众捧场,令她印象最为深刻。

离开新传媒后,陈瑞莲担纲新中两地文化传播者,把电脑《新兵正传》带进北京的新加坡驻中国大使馆、上海的新加坡驻沪总领馆;去年还策划参与由新加坡导演联合执导的电影《中国好声音之为你转身》。

不过,这部戏去年12月圣诞前上映时,刚巧和中国大片《私人定制》撞期,票房没有报捷,不过在网上的收视率还不错。

陈瑞莲说,中国今天的社会文化发展,较之20多年前更为复杂。各种玩法新奇、“水很深”,而观众的品味参差不齐。有的电影叫好不叫座,有的则看起来无厘头但票房报捷;影院排期也会对票房产生很大影响。

陈瑞莲认为,新中两地市场的大小、生态、规则和文化不同,中国的媒体影视市场就是这般争鸣。

回想当年刚到中国,《调色板》、《人在旅途》等新加坡电视剧脍炙人口;“新流”也曾划过中国的天际,只是“新剧”时代很快陨落。

陈瑞莲:

新加坡人开荒不太在行

陈瑞莲感慨,新加坡进入中国市场早却没做成更大的事业,一是当时缺乏对中国市场的透彻了解;二来可能和新加坡人“怕输”的思维方式有关。

她说:“新加坡人开荒不太在行,开拓时过于谨慎小心,想进又不敢进,时常错漏机会,但管理能力是可以的。”

正当新加坡剧踌躇不前,中国影视市场却像拼命三郎般往上爬;日剧、韩剧,还有后起之秀泰剧,相继打入中国市场分得一杯羹。

陈瑞莲认为,中国自身的电视剧创作能力不断提高,加之港台艺人到大陆发展,新加坡影视剧在技术和资金方面的优势大不如前:“现在中国的影视文化市场更为蓬勃,新手这个时候进场,(发展)的确比较困难。”

除了环境和硬件,新加坡在挖掘优秀演艺人才与留住人才方面,也缺乏独到之处。

2001年,孙俪据传仅一票之差,屈居新加坡才华横溢出新秀的亚军。没有获得新传媒一纸合约的她回到大陆,凭借电视剧《玉观音》一炮而红;前两年又凭借《甄嬛传》奠定地位。《甄嬛传》英文版明年还将在美国播出。

如今,坊间把新加坡走宝孙俪的故事,比喻成香港错失阿里巴巴,调侃成“今天对我爱搭不理,明天让你高攀不起”。当然也有大陆演艺圈人士认为,这是两地挖掘明星气质的标准不一。

不过在当今竞争激烈的影视市场,新加坡演艺人员的双语优势、寻求进步和突破的饥渴度以及思维模式是否与时俱进,确实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

据陈瑞莲观察,中国社会的环境多变,国民的人生起伏较大,每个人在学习和奋斗过程中变得坚韧,且敢于犯错重来;而新加坡人生长的环境相对比较简单,处理人际关系直接,到中国后难免感到无所适从。

在外人看来,新加坡人的待人接物有时会被形容为是“单纯”或“幼稚”,甚至有时会过于相信别人在饭桌上许下的承诺。陈瑞莲认为,这是因为两地人的文化差异,但新加坡人的确不能以自己在有限的市场历练为依据,来评断大市场中的人际交往,而要以包容的心态,多看到别人的优点。

友荐云推荐